致力于医学论文编修发表的专业团队 联系我们

中医药学论文

当前页面: 主页 > 医学论文 > 中医药学论文 > 正文内容

针灸治疗带状疱疹急性期的临床研究进展

来源:搜集整理   日期:2021-05-08   点击数:

  摘    要:目的:探讨带状疱疹急性期的针灸治疗临床现状,并提出临床治疗中所存在的问题,以便为临床提供更多思路以及治疗方案。方法:查阅整理过去五年的相关文献资料,进行归纳和总结分析。结果:带状疱疹急性期使用针灸治疗效果好,操作简便。结论:综合治疗技术应用研究最多,且治疗效果理想,在临床上具有较高推广价值。
  
  关键词:带状疱疹急性期; 针灸治疗; 临床进展; 疗效;
  
  The Clinical Progress of Acupuncture Treatment of Herpes Zoster in Acute Stage
  
  Jin Xiaxia Lei Zhengquan Jin Junyi
  
  Shaanxi University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The Second Affiliated Hospital of Heilongjiang University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Abstract:To investigate the clinical status of acupuncture and moxibustion therapy in the acute stage of herpes zoster, and to put forward the existing problems in clinical treatment, so as to provide more ideas and treatment plans for the clinic. Methods: The literature of the past five years were reviewed and analyzed. Results: Acupuncture and moxibustion was effective and easy to operate in the acute stage of herpes zoster. Conclusion: The application of comprehensive treatment technology has been studied the most, and the therapeutic effect is ideal, which is of high clinical value.
  
  Keyword:Acute Stage of Herpes Zoster; Acupuncture Treatment; Clinical Progress; Curative effect;
  
  带状疱疹是指皮肤出现密集、成簇、大小不等、基底为紫红色并且充血的饱满水疱,其排列成带状,累累如串珠,并以出现剧烈疼痛为主要特征的一种急性疱疹性皮肤病[1],多发生在身体一侧,以胸背、面部、腰、胁部位最为常见。本病首见于《诸病源候论·疮病诸候》:“甑带疮者,绕腰身。此亦风湿搏血气所生,状如甑带,因以为名。”民间又称为“蛇丹”“蜘蛛疮”“缠腰火丹”“蛇窠疮”“火带疮”等[2]。本病或由情志不遂导致肝胆火旺,或因脾湿内蕴,复又外感毒邪,湿热相搏结,经络气血运行不通则痛,毒热郁于血分则发红斑。本病好发于成人,女性多发,老年人病情尤重。近年来我国临床研究表明:通过针灸治疗带状疱疹急性期症状具有较好效果,具体有毫针治疗、皮肤针法、刺络拔罐、耳针法、穴位注射法、火针法以及综合治疗等方法[3]。笔者现将近年来针灸治疗带状疱疹急性期的文献归纳如下。
  
  1 病因、病机
  
  1.1 中医病因病机
  
  《诸病源候论·疮病诸候》曰:“此亦风湿搏血气所生。”《外科启玄》言:“蛇窠疮,此疮因衣服被蛇游过,或饮食内受沾蛇毒,入于皮毛,致生疮且痛。”《外科正宗·杂疮毒门·火丹》载:“火丹者,心火妄动,三焦风热乘之,故发于肌肤之表,有干湿不同红白之异,干者……此属心肝二经之火;湿者……此属肺脾二经湿热……”提出带状疱疹的发病机理与心、肝、脾、肺四经密切相关,多由风、火、湿、热侵袭肌表所致[4]。徐春甫《古今医统大全》曰:“缠腰火丹蛇串名,干湿红黄似珠形,肝心脾肺风湿热……”指出该病系肝、心、脾、肺、风、湿、热等多种因素综合作用导致。清代吴谦《医宗金鉴》:“湿者色黄白,水疱大小不等……若腰生之,系肝火妄动。”强调肝火旺盛是发病的重要原因。祁坤《外科大成》:“缠腰火丹,一名火带疮,俗名蛇串疮,……由心肾不交,肝火内炽,流入膀胱而缠带作也。”提出“心肾不交,肝火内炽”这一病因[5]。《素问·评热病论》云:“邪之所凑,其气必虚。”可见正虚是疾病发生的关键因素。本病多为七情内伤,肝郁化火,肝经火毒外溢肌表所致;或因饮食不节,脾胃久伤,升降不复,湿浊内生,感染毒邪,湿热火毒蕴结肌肤而成[6]。年老体虚疼痛难耐且病程长、难恢复者,多由血虚肝亢,湿热毒盛,气血郁滞导致。由此可见古代医家强调该病的病因病机多从五脏以及六淫论治,均重视从“火”“虚”“瘀”“郁”论治。疱疹皮损发生在面部者,主要损及手、足三阳经,与西医的三叉神经支配区域相对应;病变见于胸胁部者,则累及足少阳胆经、足厥阴肝经,与肋间神经分布区相对应;发于腰腹部者,多损及足阳明胃经、足少阳胆经、足太阴脾经三条经脉[7],故治疗时以辨证循经取穴结合“以痛为腧”为纲。
  
  1.2 西医对带状疱疹的认识
  
  西医相关研究证实带状疱疹是由水痘-带状疱疹病毒感染所致。该病毒主要通过呼吸道粘膜进入人体并通过血液传播,其亲神经性可使病毒进入感觉神经末梢后潜入脊髓的后根神经节内,当宿主的免疫功能低下时,病毒将会被激活并引起疱疹[8]。遗传因素、细胞免疫性缺陷、高龄、机械性损伤、精神压力较大以及工作劳累等是该病的常见诱因[9]。常见并发症有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Postherpetic Neuralgia,PHN)、播散性带状疱疹、颅神经损伤、继发性细菌感染和肌肉无力等[10]。西医常规治疗方法主要是抗病毒、镇痛以及营养神经,治疗目标是缓解其急性期疼痛,防止皮损进一步扩散,进而缩短皮损持续时间,预防或者减轻PHN。常见的抗病毒药物[11]主要包括阿昔洛韦,泛昔洛韦,溴夫定等;皮疹较严重的患者可以静脉注射阿昔洛韦;其主要作用原理是阿昔洛韦在感染细胞内经过病毒胸苷激酶磷酸化,进而生成阿昔洛韦三磷酸,而后者可抑制病毒DNA聚合酶,进一步中止病毒DNA链延伸[12]。镇痛药包括布洛芬、去痛片、吲哚美辛、阿司匹林等。糖皮质激素的使用仍存在争议,普遍观点认为在带状疱疹急性期系统应用糖皮质激素并逐步递减剂量可以抑制炎症过程,缩短急性期疼痛持续时间以及加快皮损愈合,但其对已发生PHN的疼痛无效且使用该药副作用较大,应该限制其使用剂量[13]。
  
  1.3 临床特殊类型
  
  临床除了常见的带状疱疹类型外,尚存在其他特殊类型的疱疹:①眼带状疱疹:多发于老年人,其常表现为一侧眼睑部位肿胀,结膜充血,疼痛较剧烈,常伴有同侧头面部疼痛,病变严重者可累及角膜进而形成溃疡性角膜炎[14]。②顿挫型带状疱疹:表现为仅出现红斑但不发生水疱,一般仅表现为局部疼痛感,当病毒侵犯到中枢神经系统及大脑实质和脑膜时,会发生变态反应从而引发病毒性脑炎和脑膜炎,故应在早期积极进行预防及抗病毒治疗。③无疹性带状疱疹:表现为仅有皮损部位疼痛感并无皮疹表现。④耳带状疱疹:因病毒侵犯听神经及面神经而所致的疱疹,表现为外耳道的疱疹以及疼痛,当膝状神经节受累并侵犯到面神经时,可出现面瘫、耳痛及外耳道疱疹三联征,临床称为Ramsay—Hunt综合征[15]。⑤当病毒侵犯到内脏神经纤维时,容易引起急性胃肠炎及膀胱炎,临床常表现为脐腹部绞痛、尿潴留、排尿障碍等[16]。⑥播散性带状疱疹:常见于恶性肿瘤或年老体弱患者,是病毒经过血液传播从而引发广泛性水痘样疱疹并侵犯肺和脑等器官所致,严重者时可导致患者死亡[17]。带状疱疹前驱期无皮损仅有疼痛时诊断较困难,应及时告知患者有发生带状疱疹可能并进行密切观察,以及及时排除相关部位的其他疾病。病变发生在头面部容易误诊为各种头痛;发生在胸部的带状疱疹疼痛容易误诊为肋间神经痛以及心绞痛等;发生在背部容易误诊为颈椎病;发生在四肢容易误诊为关节炎、骨质增生等;发生在腹部的带状疱疹疼痛容易误诊为胆结石、胆囊炎、阑尾炎等。因此明确疾病诊断对于疾病的进一步治疗至关重要。
  
  2 毫针针刺法
  
  周蓉花[18]采用毫针围刺治疗带状疱疹患者25例,有效率为96.00%,表明采用针灸围刺治疗该病,其治疗效果优于西医常规治疗。冯凤坡等[19]采用大面积围刺、小面积扬刺的方法在治疗带状疱疹患者82例中,治愈64例,有效16例。王艳[20]将治疗组58例患者,进行毫针围刺治疗,并用三棱针针刺大椎、中穴进行放血拔罐治疗,有效率为91.4%,表明采用针灸联合拔罐治疗带状疱疹效果优于西医传统治疗。
  
  3 刺络放血治法
  
  毛进军[21]对72例患者用梅花针扣刺结合拔罐再涂抹高锰酸钾的方法进行治疗,临床治疗效果较好。王束瑾[22]将42例患者的龙眼穴(位于小指尺侧2、3骨节间,握拳于横纹尽处取之)采用注射器针头点刺放血的方法进行治疗,并针刺阳陵泉、支沟两穴,明显改善临床症状。艾诗奇[23]采用三棱针散刺加拔火罐的方法治疗带状疱疹患者,临床镇痛效果明显。
  
  4 灸法
  
  杨国辉等[24]在治疗25例患者时采用毫针皮下扇形透刺的方法,常规消毒针刺操作后选取病灶上方2~3 cm处进行回旋灸操作30~60 min,3次/d,总有效率为96%。张学丽[25]采用体针结合麦粒灸(即麦粒大小的艾炷)的方法治疗带状疱疹患者11例,经治疗后无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发生,疗效显著。杨如杏等[26]采用灯芯灸治疗带状疱疹患者30例,总有效率为100%。
  
  5 穴位注射
  
  刘白雪等[27]报道30例患者口服阿昔洛韦0.4 g/次,2次/d;洛芬待因0.2 g/次,3次/d,按照10 mg/次,3次/d的剂量口服复合维生素B片的基础上,取病灶部位两个夹脊、阿是穴进行操作,将200 mg单磷酸阿糖腺苷用4 mL的0.9%生理盐水进行溶解,再加入4 mL剂量的2 %利多卡因,每穴注射2 mL,1次/2 d,10 d为1个疗程。结果显示治愈率明显高于对照组,表明穴位注射疗法能够有效将药物和经络穴位的作用有机结合,从而发挥独特的作用。
  
  6 火针疗法
  
  赵伟[28]采用火针治疗患者40例,有效率为95%,经治疗后无PHN发生。黄石玺[29]采用改良版火针,即华佗牌一次性针灸针,选取1~3支,进行常规消毒后反复烧针刺疱,闪火法进行拔罐,有血疱者,用毫针刺破后用干棉球擦干净;将阿是穴、夹脊穴进行毫针针刺后采用温针灸法治疗30例中老年带状疱疹患者,痊愈28例,明显好转2例,根据VAS评分前后对照,治疗后患者疼痛得到有效缓解(P<0.05)。桂星花等[30]采用30号毫针进行火针治疗后再进行夹脊穴电针治疗的方法治疗患者12例,总有效率为100%,治疗效果明显优于电针组跟西药组。岳蓉等[31]选用钨钢专制火针针刺结合日本清铃揿针包围式埋针的方法治疗带状疱疹急性期患者,疗效确切。
  
  7 耳针疗法
  
  《灵枢·口问》载:“耳者,宗脉之所聚也。”说明耳与经络的关系十分密切。李燕[32]选取耳尖、胰腺、肺、内分泌、神门、风溪、肝、大肠、肾上腺、相应区。用75%的乙醇消毒后用三棱点刺放血4~5滴,配合刺络拔罐方法治疗患者36例,总有效率达100%。表明耳穴刺血具有消肿止痛、泻热解毒的作用。
  
  8 电针疗法
  
  电针可以调节人体的功能状态,具有镇痛、促进血液循环的作用。孙远征等[33]采用先针刺夹脊穴行泻法,再针刺局部阿是穴,分别进行沿皮刺和围刺操作,最后针刺昆仑、太冲、侠溪等穴位,将围刺区域前后两针以及夹脊穴最上、下两穴,连通电针,采用疏密波治疗,治愈率为73.3%,总有效率为93.3%,治疗效果明显优于西药组和常规针刺组。王虹等[34]采用火针针刺疱疹部位结合毫针针刺夹脊、后溪、支沟穴位后通电针的方法治疗带状疱疹患者,数据表明单纯电针组和电针结合火针组效果无明显差异,均优于西药组。
  
  9 穴位埋针疗法
  
  朱璇璇等[35]在口服西药的基础上对30名患者选用揿针围贴治疗,能够有效改善血液运行,缓解带状疱疹急性期疼痛症状。张素亮[36]选取阿是穴埋针并配合选取外关、曲池、合谷、血海、三阴交、太冲等穴位进行针刺治疗,治愈率90.2%。临床效果表明穴位埋针可产生持续性穴位刺激作用。
  
  10 综合疗法
  
  徐洪波[37]对32例患者进行口服西黄丸结合辨证分型针灸选穴治疗,如邪热较盛者选择十宣、气端穴泻邪祛热,足三里、三阴交穴调和胃气,以资化生之源等。结果显示:口服西黄丸结合针灸辩证取穴治疗,临床效果显著。王勇[38]采用针药结合的方法治疗72例老年带状疱疹患者,总疼痛缓解有效率为86.11%。闻庆汉[39]以季德胜蛇药为基础方,采用局部结合远端取穴围刺病灶,针药并用,治疗效果明显。任景[40]采用针灸围刺结合口服中药龙胆泻肝汤治疗带状疱疹患者39例,效果良好。郑金玲等[41]将33例患者进行常规针刺结合拔罐治疗后给予超声波导入阿昔洛韦软膏治疗,采用直接移动法,选取1.5 w/cm2连续波,将5 cm2探头置于脊神经出口处,5 min/次,1次/d,治疗10天,总有效率为97.0%。陈华德[42]在临床治疗肝经郁热型蛇串疮多采用夹脊穴通电针用疏密波,四关穴常规针刺结合疱疹头尾部围刺后拔罐并且耳尖放血的方法,患者疼痛得到显著缓解。李敏[43]对43例患者采取传统辨证分型取穴,进行针刺结合使用电针连续波以及红外线偏振光照射的方法治疗,总有效率为95.35%。
  
  11 治病机理
  
  11.1 中医机理
  
  本病病机主要以邪实内停为主,而后期正虚是关键,为本虚标实之证,多因“不通则痛”“不荣则痛”所致,故应以扶正祛邪为主,治宜清热解毒利湿。针灸治疗带状疱疹急性期的治则是:清热解毒、调畅气血,清利肝胆、调气解郁。正如《千金翼方》所云:“诸病皆因气血壅滞,不得宣通。”针刺可以疏通经络,调节气血,从而使受阻经脉通而不痛,荣而不痛,气通则调,调则病愈。《灵枢·小针解》云:“菀陈则除之者,去血脉也。”表明刺络放血可使恶血尽出[44]。《神灸经论》曰:“夫灸取于火,以火性热而至速,体柔而用刚,能消阴翳,走而不守,善入脏腑。取艾之辛香作烛,能通十二经,入三阴,理气血,以治百病,效如反掌。”表明灸法能够使肌肤腠理开放,毛窍通畅,引热外行,行气通络,具有独特的治疗价值[45]。中医提倡“以热引热”“火郁发之”的理论,火针通过引导和发散之力,可使火热之毒外泄,以达到止痛缓急、清热解毒之功[46]。
  
  11.2 西医机理
  
  针灸具有阻断疼痛的作用。针刺能够作用于多种深部结构,穴位是深部感受器最为密集的部位,针刺穴位时产生的酸、麻、胀、痛感即“得气”便是深部感受器受到刺激后产生的感觉。现代医学表明:针刺可激活中枢神经内的内源性痛觉调制系统,从而产生镇痛作用[47]。针刺可兴奋穴位内的压力感受器和部分牵张感受器从而产生针刺信息,该类信息主要从中等粗细的Ⅱ、Ⅲ类纤维传入[48],针刺的传入信息主要通过脊神经与脑神经传入中枢系统后,内源性痛觉调制系统(主要为阿片系统和单胺类系统)中的大量中枢结构及其递质或调质被激活,在伤害性信息发生相互作用后其传递与感受被抑制,因而产生镇痛效应[49]。临床上用于镇痛的方法有多种,主要有药物、手术等,虽然能够取得明显的镇痛效果,但是副作用较大。相比较而言,针灸能够治疗内、外、妇、儿等多科疾病,适应症较广且镇痛效果明显,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可,具有较大的发展前景。
  
  12 小结
  
  综上所述,目前多种针灸疗法广泛应用于临床治疗带状疱疹急性期且疗效得到了肯定。针灸治疗该病一般采用辨证循经取穴结合“以痛为腧”进行治疗。带状疱疹急性期如果治疗不当,极易发展成为常见且难以治疗的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西医常规药物治疗虽能缓解疼痛,但是对其的预防效果不佳,故应在早期进行积极抗病毒治疗。西医治疗该病周期较长、不良反应较大且经济成本较高。相对而言,针灸治疗疾病具有适应症广、操作简便、疗效明显、经济安全等优点而易被患者接受。中医强调:“正气存内,邪不可干。”强调临床治疗疾病扶助正气的同时应该注意饮食清淡,营养丰富,加强锻炼,调节精神状态,提高机体免疫力,皆有助于患者病情恢复。西医也强调提高50岁以上易感人群的抵抗力是极其重要的预防措施,这与中医强调扶正气是一致的。近年来针灸治疗带状疱疹急性期的方法以及治疗体系在不断完善,尤其是多种治疗方法联合使用。中医治病强调治未病、辨证施治、四诊合参,应在此基础上使针灸治疗得到进一步的推广。然而,其在具体临床操作手法及针具选择方面存在临床评判标准不统一的问题,亟待进一步制定规范化标准。
  
  参考文献
  
  [1] 钟家鸿.带状疱疹中西医护理研究进展[C].2019全国中西医结合皮肤性病学术年会论文汇编.中国江苏.2019.江阴: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皮肤性病专委员:2019.
  
  [2] 乔卓君,苗茂.针灸治疗带状疱疹的临床研究进展[J].内蒙古中药,2018,37(1):94-96.
  
  [3] 许敏华,朱延涛,贾黎华.中医药治疗带状疱疹临床研究进展[J].新中医, 2019, 51 (6):33-36.
  
  [4] 程黎.电针夹脊穴治疗带状疱疹的镇痛效应及对血清C3、C4的影响[D].武汉:湖北中医药大学,2018.
  
  [5] 朱莉.解毒止痛汤治疗肝经郁热型老年带状疱疹的临床观察[D].哈尔滨:黑龙江中医药大学,2011.
  
  [6] 辛林华.刺络拔罐治疗带状疱疹82例疗效分析[J].内蒙古中医药,2016,35(1):79.
  
  [7] 谭悦.“外治六经法”治疗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学术思想探究[D].北京:北京中医药大学,2019.
  
  [8] 代波涛.中医针灸、放血拔罐治疗带状疱疹的临床效果观察[J].中医临床研究,2016,8(25):47-48.
  
  [9] 陈维开,蓝雪花,谢花云,等.带状疱疹临床护理、发病诱因及遗留神经痛影响因素研究[J].检验医学与临床,2019,16(20):2995-2999.
  
  [10] 魏敏,闫言.带状疱疹的药物治疗进展[J].临床药物治疗杂志,2019,17(11):33-37.
  
  [11] 刘俊杰.泛昔洛韦与阿昔洛韦治疗带状疱疹临床疗效比较[J].山西医药杂志, 2019,48(21):2643-2645.
  
  [12] 宋林林.带状疱疹临床路径中药学监护路径的应用研究[D].济南:山东大学, 2016.
  
  [13] 曹范锡.刺络泻血治疗带状疱疹的临床疗效研究[D].北京:北京中医药大学, 2019.
  
  [14] 王波.湿润烧伤膏治疗角膜带状疱疹[J].中国烧伤创疡杂志,2003,15(2): 153-155.
  
  [15] 曾婧纯.针灸治疗带状疱疹的网状Meta优化方案及随机对照研究[D].广州:广州中医药大学,2017.
  
  [16] 韩长元,焦婷,王金燕.大黄蛰虫片联合青鹏软膏治疗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疗效观察[J].中国现代医生,2017,55(16):116-120.
  
  [17] 丁潇,夏志宽,杨蓉娅,等.尤文肉瘤化疗后并发播散性水痘-带状疱疹病毒感染一例[J].实用皮肤病学杂志,2018,11(5):312-313+316.
  
  [18] 周蓉花.针刺治疗带状疱疹的临床疗效观察[J].青海医药杂志,2018,48(4):64-65.
  
  [19] 冯凤坡,赵春芳,刘建存.针刺治疗带状疱疹的临床观察[J].菏泽医学专科学校学报,2016,28(3):55-57,72.
  
  [20] 王艳.针灸联合刺络拔罐治疗带状疱疹的临床疗效观察[J].基层医学论坛, 2019, 23(34):4986-4987.
  
  [21] 毛进军.梅花针刺加拔罐治疗带状疱疹72例临床体会[J].中国民族民间医药, 2015,24(23):55.
  
  [22] 王束瑾.中西医结合治疗带状疱疹临床研究[J].医药论坛杂志,2015,36(9):143-144.
  
  [23] 艾诗奇.刺络放血配合拔罐治疗带状疱疹的疗效分析[J].航空航天医学杂志, 2015, 26(8):1002-1003.
  
  [24] 杨国辉,陈敏,祝君.毫针皮下扇形透刺联合艾灸对急性期带状疱疹患者血浆NO的影响[J].光明中医,2016,31(22):3326-3327.
  
  [25] 崔我凛,张学丽.麦粒灸结合针刺治疗急性期带状疱疹的临床疗效及其高频超声影像表现[J].世界中医药,2020,15(5):791-796.
  
  [26] 杨如杏,邱福山.灯芯灸治疗急性期带状疱疹疗效观察[J].上海针灸杂志, 2018, 37(7):780-784.
  
  [27] 刘白雪,王雅清,张洲,等.夹脊穴穴位注射单磷酸阿糖腺苷治疗带状疱疹的临床研究[J].内蒙古医科大学学报,2019,41(2):152-154,157.
  
  [28] 赵伟.试论不同针灸方法用于急性期带状疱疹患者治疗中的临床效果[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6,16(68):190.
  
  [29] 张敏.黄石玺教授毫火针为主治疗带状疱疹的经验总结—附30例病例验证[D].北京:中国中医科学院,2016.
  
  [30] 桂星花,马朝阳,高英,等.火针联合电针法治疗带状疱疹的临床观察及对其血清IL-4、TNF-α的影响[J].辽宁中医杂志,2019,46(11):2399-2404.
  
  [31] 岳蓉,周建龙.揿针配合火针治疗带状疱疹80例临床研究[J].亚太传统医药, 2017,13(18):132-133.
  
  [32] 李燕.耳针配合刺络拔罐治疗带状疱疹36例[J].天津中医药,2016,33(4):223-225.
  
  [33] 孙远征,李磊,于天洋.电针治疗带状疱疹疗效观察[J].上海针灸杂志, 2015, 34(11):1046-1049.
  
  [34] 王虹,宋丽美.不同针灸方法治疗带状疱疹(急性期)疗效的对比分析[J].中国卫生标准管理,2018,9(13):136-138.
  
  [35] 朱璇璇,吴常征.揿针围贴对带状疱疹患者急性疼痛与焦虑的影响[J].上海护理,2019,19(6):47-49.
  
  [36] 张素亮.皮内针辅助体针治疗带状疱疹疼痛326例[J].中国冶金工业医学杂志,2019,36(1):58.
  
  [37] 刘白雪,王雅清,张洲,等.夹脊穴穴位注射单磷酸阿糖腺苷治疗带状疱疹的临床研究[J].内蒙古医科大学学报,2019,41(2):152-154,157.
  
  [38] 王勇.针灸结合药物治疗老年带状疱疹的疗效观察[J].中国处方药, 2019, 17(4): 107-108.
  
  [39] 程强.闻庆汉教授针刺配合中药外用治疗带状疱疹的临床经验研究[D].武汉:湖北中医药大学,2019.
  
  [40] 任景,李涛,卢军.针灸联合中药治疗带状疱疹(肝经郁热型)临床疗效观察[J].新疆中医药,2016,34(4):36-38.
  
  [41] 郑金玲,吴庆连,李国俊,等.超声波导入阿昔洛韦联合针灸治疗带状疱疹[J].西部中医药,2017,30(8):130-132.
  
  [42] 陈春花,辛彦萱,史慧敏,等.陈华德教授针灸治疗肝经郁热型带状疱疹经验[J].中国乡村医药,2018,25(21):19-20.
  
  [43] 李敏.针灸结合红外偏振光治疗带状疱疹疗效观察[J].中国医疗器械信息, 2017, 23(14):72-73.
  
  [44] 穆超超,赵志恒,郝立文.丹毒的中医外治法临床应用进展[J].中国中医急症,2017,26(3):467-469.
  
  [45] 党海涛.脐针结合艾灸治疗痰湿型中心性肥胖的临床研究[D].成都:成都中医药大学,2017.
  
  [46] 李丽霞,谢丽琴,黄文盖,等.基于“火郁发之”探讨火针疗法在带状疱疹急性期治疗的应用[J].广州中医药大学学报,2019,36(5):665-668.
  
  [47] 李箭,李义,马福彦.穴位埋线疗法在髋关节置换术后镇痛的疗效[J].长春中医药大学学报,2017,33(5):781-783.
  
  [48] 赵喜波,邢群智,韩学昌.电针内麻点和内关穴对胸科手术后镇痛的观察[J].中国针灸,2013,33(9):829-832.
  
  [49] 徐枝,洪寿海,王慎军,等.针刺抗炎镇痛新机制[J].世界中医药,2020,15(7):969.
标签:

上一篇:益肾通癃汤联合中医外治对中老年前列腺癌骨转移临床疗效研究

下一篇:薄荷-荆芥不同配伍组分体外抗流感病毒作用研究

合作客户


京ICP备18012487号-10 Copyright © 医学期刊网 版权所有  XML地图|网站地图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