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于医学论文编修发表的专业团队 联系我们

医学教育论文

当前页面: 主页 > 医学论文 > 医学教育论文 > 正文内容

新安医学学术思想诊治痤疮经验体会

来源:搜集整理   日期:2020-06-04   点击数:

摘要痤疮是临床常见损容性疾病,具有病程长、不易治癒的特点,严重影响患者身心健康。作者效法新安医学“固本培元”等学说法则治疗痤疮,收效良好,并将经验体会总结撰文,以期为读者提供参考。

关键词痤疮;新安医学;经验体会

一、传统中医对痤疮的认识

中医药治疗痤疮历史悠久,古籍中称痤疮为“肺风粉刺”、“面疮”、“酒刺”[5]。历代医家辨治多样,对痤疮的病因病机、辨证分型、方药使用,尚无统一认识。清代新安医家吴谦所著《医宗金鉴》记载曰:“此证由肺经血热而成。每发于面鼻,起碎疙瘩,形如黍屑,色赤肿痛,破出白粉汁”。有外用颠倒散,内服枇杷清肺饮、犀角升麻丸治疗肺风粉刺。清•祁坤《外科大成》记载:“肺风因肺经血热郁滞不行而生酒刺也”。明•申斗垣《外科启玄》记载:“肺气不清,受风而成,或冷水洗面,热血凝结而成。”明•陈实功《外科正宗》曰:“肺风、粉刺、酒渣鼻三名同种,粉刺属肺,酒渣属脾,皆血热郁滞不散所致。”可见传统中医认为,痤疮发生多因肺经蕴热,外感风邪,内热不得透达,致使血热蕴蒸于面部,或过食辛辣及肥甘厚味,脾胃湿热,内蕴上蒸于面部而形成。所以,治疗多以清肺热、祛风热、凉血活血之中药内服。

二、本人对痤疮的认识

1病因病机:体质为发病基础,燥、湿为主要病理因素

在汪机“外科必本于内,知乎内以求乎外”思想指导下,本人总结古今医家对痤疮的认识,结合清代新安医家余国佩“燥湿论”[6]、现代王琦中医体质学说[7],认为痤疮发病有先天禀赋等多方面因素,体质为发病基础,燥、湿为主要病理因素。其主要病机:①素体阳热偏盛,肺经蕴热,复受风邪,风邪生燥,或风挟燥邪,助热上熏于面部。②素体湿热内蕴,过食辛辣肥甘厚味,化火生燥,助湿化热,湿热互结,循经上蒸颜面而致;延用新安医学“外损致虚说”,若脾气受损,运化失常,湿浊内停,郁久化热生燥,或热传壅于肺,肺宣发通调失职,精液不能输布而生燥热,湿热互结,或热灼津液,津伤成燥,煎炼成痰,湿、热、痰、瘀凝滞肌肤而发。③素体元阴亏虚,内生燥热,加之脾虚气血生化不足,阴虚燥热内蕴,则本虚标实,虚实夹杂,可导致病程缠绵反复难愈。

2分型辨治

根据上述病因病机,辨治将痤疮分为肺经风热证、肺胃湿热证、痰热瘀滞证、阴虚内热证四个证型。

2.1肺经风热证

主要表现为粉刺初起,面鼻部粟米大小的丘疹,以鼻处较多见,丘疹色红、瘙痒,或有脓疱,颜面潮红,焮热,皮脂分泌增加淤积在毛囊内,可伴口干,小便黄,大便干燥。舌红苔黄,脉浮数。此证肺经热甚,复感风热,风热燥邪蒸发于外所致。治疗以清泄肺热为主,佐以滋阴凉血。方选枇杷清肺饮加减。枇杷叶、桑白皮、黄连、黄柏、人参、甘草。若皮损鲜红者加赤芍、黄芩、蝉蜕,若口干、尿黄、便干者加生地、知母、生石膏,若皮脂分泌多者加白花蛇舌草。若伴有心烦失眠者,加百合、麦冬、柏子仁滋养心肺之阴、定志安神,以达“心肺当同归一治”。

2.2脾胃湿热型

主要表现为粉刺丘疹反复发作,连绵不断,红肿疼痛,可以挤出黄白色的碎米样脂栓,或有脓液,颜面出油光亮,可伴口臭口苦,食欲时好时坏,大便粘滞不爽或几日一次,舌红苔黄腻,脉弦数或滑数。此证素体阳热偏盛,面鼻为肺胃二经所主,肺胃经郁热,复感外邪,风热燥邪经循蒸发于面所致;肺与大肠相表里,腑气不通,津伤肠燥生热,湿热郁积上攻于面部,则亦发痤疮。治疗以清热利湿为主。方选芩连平胃散加减。黄芩、黄连、厚朴、苍术、甘草、陈皮、天花粉。若口臭口苦者,加茵陈以助利湿清热;若红肿疼痛者,则宜佐以凉血解毒,加赤芍、半枝莲;若纳差、大便粘滞不爽或几日一次者,宜佐以益气健脾利湿,加白术、薏苡仁。

2.3痰热瘀滞证

主要表现为痤疮日久,结节质地坚硬难消,或触压质软有弹性,有疼痛感;或见淡红色、紫红色大小不等炎性丘疹;或见囊肿,或颜面潮红、有脓疱;或颜面瘢痕、凹凸如橘子皮。女性经期痤疮加重,可伴有月经量少、延期,甚至闭经、痛经等症状。舌红降或暗红、边有瘀点或瘀斑,苔黄腻或白腻,脉弦滑或涩或濡。病情较重,多见于长期的慢性痤疮患者。此证湿热内蕴,气滞血瘀,津被灼伤或不布而成燥热,热毒痰瘀互结致皮损经久不愈所致。治疗以活血化痰、软坚散结为主。方选大黄蛰虫散加减。熟大黄、土鳖虫、水蛭、桃仁、黄芩、地黄、白芍、厚朴、苍术、甘草。若脉濡苔腻、体弱者,加人参、黄芪、陈皮、白术、茯苓补虚利湿化痰,以“固本培元”、扶正驱邪;若舌暗红淤血较重、月经延期者,加红花、益母草以活血通经;若热毒较甚者,则大黄生用,加白花蛇舌草、皂角刺以清热解毒活血;若伴心烦失眠者,加石菖蒲、远志、珍珠母以化痰开窍、宁心安神;若舌红降、口干者,加天花粉养阴清热;若大便干不通者,加生大黄。新安医学“久病入络说”,凡病程日久邪气必瘀滞经络,本证痰湿瘀热阻滞,经络不通,常使病证反复发作、迁延难愈而成顽疾,临床治疗比较棘手,主张用“虫介药通络”。故本人使用具有活血破瘀、通经消滞作用的方剂大黄蛰虫散加减治疗此证,再按照新安医学“补泻相兼”、“救阴不在血,而在精和汗”、“固本培元”的治疗用药原则,采用参芪、生麦等益气养阴扶正之品祛邪的同时予以扶助正气,效果良好。

2.4阴虚内热证

主要表现初起时粉刺皮损不大,红肿不明显;反复发作、经久不愈,则见红色、暗红色丘疹,或有小脓疱,同时伴有心烦易怒、夜寐不安、腰膝酸软,遗精盗汗、五心烦热、口苦干渴等症状。女性月经不调,乳房或和小腹胀痛,或经前皮损增多和加重,舌红,苔少或薄黄,脉弦数或细数。此证为先天元阴不足;或因后天肾精亏虚,肝肾阴虚,肝火灼伤肺阴,肺胃之阴不得充养,而致肺胃阴虚燥热循经上蒸于面部。根据新安医学“养阴清肺”治疗法则,治以滋阴降火为主。方选补水益元汤加味。熟地黄、生地黄、当归、麦冬、甘草、白芍、五味子、大枣、知母、黄柏、丹皮。若伴肝郁化火者,加山栀、郁金、川楝子;若月经延期者,加穿山甲、皂角刺;若伴心烦眠差者,加合欢皮、夜交藤;若遗精盗汗者,加龙骨、牡蛎。以上四种痤疮证型常可兼挟并见,临床治疗时应根据病情分清标本缓急,来确定治疗法则,辨证施治。

三、治验举隅

王某,女,19岁,2016年10月30日初诊。患面部痤疮七、八年,曾经中医治疗好转,但常反复发作不愈。就诊时面部晦垢油腻,暗色结节伴脓疱,可见白色脓头,两侧面颊部、下颌部连及颈部皮损严重,月经前加重,大便一日一次质软时溏。舌体及舌尖红、舌苔厚腻中后部黄腻,中裂纹、边齿痕,脉细弦滑。方用大黄蛰虫散合补水益元汤加减。药物组成熟大黄、土鳖虫、益母草、黄连、厚朴、苍术、甘草、丹皮、山栀、郁金、黄柏、白花蛇舌草、皂角刺、当归、生地黄、麦冬。诸药合用,共凑清热解毒、化瘀通络之效。其中生地、麦冬滋阴润燥、滋补元阴,调整体质。14剂为1疗程,1剂/d;水煎内服。11月13日复诊,见面色结节颜色转红,仍有脓疱,皮损有所减轻。舌红苔白厚腻,舌中裂纹消失、边齿痕,脉细弦滑。前方去土鳖虫、黄柏、黄连,加潞党参、黄芪、天花粉、白术,继服2疗程。12月11日再诊,皮损结节明显变小,述12月7日月经来潮,已干净,经前仍有少数新起小丘疹,月经量少、色淡,挟小血块,伴口干、乳胀、腰酸,大便一日一次、质软。舌尖边红、苔薄白腻,脉细滑数小弦。治以滋补肝肾、清热解毒为主,佐以健脾利湿、开泄祛瘀,方药生地黄、麦冬、当归、百合、丹皮、山栀、天花粉、郁金、白花蛇舌草、潞党参、黄芪、白术,茯苓、甘草、皂角刺,继服2疗程后,无新皮损出现,月经亦有所改善。按:此患者为阴虚体质,元阴禀赋不足,内热燥火蕴积,加之后天饮食不节,损伤脾气,脾失健运,湿蕴化热,肝郁脾虚,肝胃郁热,病程较长,湿热瘀毒凝滞经脉,缠绵难愈。辨证为痰热瘀滞证兼挟阴虚内热证,治以清热解毒,健脾化湿为主,佐通瘀散结。治疗3个疗程后,用药以“固本培元”为主,调整偏颇体质以期长久疗效。

结语

痤疮是毛囊皮脂腺慢性炎症性面部损容性皮肤病之一。以面部粉刺、丘疹、脓疱、结节等多形性皮损为特点,易留下萎缩性瘢痕或瘢痕疙瘩。青春期患病率高达86.9%[8],且男性发病率更高,严重影响了青少年身心健康。病因尚未十分明了,现代医学采用外源性激素、抗生素和维A酸等药物及手术等方法治疗,不仅副作用较大,且效果不显。所以许多患者通常在西医治疗不理想后转寻中医治疗。本人通过大量案例的诊治实践,体会到痤疮临证治疗首先要分清脏腑阴阳寒热虚实,把握燥、湿之变,明确热湿痰瘀之邪,根据病情标本缓急,调体、扶正与祛邪兼顾。治疗上除传统采用的清肺散热、凉血活血外,灵活运用新安医学学术思想,注意润燥,根据病情融入滋阴润肺、养阴益气、固本培元、祛痰利湿、化瘀通络。待治疗后期,调理阴阳,改善体质,以使痤疮彻底治愈,不再复发。

作者:张瑞雪 单位:安徽中医药大学

标签:

上一篇:CTTM教学模式在急诊医学教育中的探索

下一篇:反转教学在继续医学教育中的实践

合作客户


京ICP备18012487号-10 Copyright © 医学期刊网 版权所有  XML地图|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