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于医学论文编修发表的专业团队 联系我们

医学教育论文

当前页面: 主页 > 医学论文 > 医学教育论文 > 正文内容

医学整合教学模式的现状、困境及对策

来源:搜集整理   日期:2021-01-25   点击数:

杨文领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
摘    要:
目前国内外已有在校医学生整合教学模式的若干尝试,包括基础课程的横向整合、基础与临床课程的纵向整合以及联合横纵向整合等,相对于传统的“学科式”教学,该模式有助于提高学生整合能力和创新能力。但怎样才能更好地进行课程整合仍有争议。正值住院医师规培大力推行之际,宜进行更多整合尝试,以提升医学生毕业后的竞争力。
 
关键词:
医学整合教学 医学生教育 纵向整合教学
 
Integrated teaching mode in the health sciences education:Current status,dilemma and countermeasures
Yang Wenling
Department of Nephrology,Peking University Third Hospital;
Abstract:
There have been several trials in undergraduate students including horizontal integration of basic science,longitudinal integration of basic and clinical science,and combined integration.Compared to traditional “subject-based” medical education,integration mode improved students' ability of knowledge integration and innovation.Debates about how to integrate the sciences best remain strong.At the time of promoting standardized training of residents nationwide,more integration efforts should be made to improve the competence of medical students.
 
Keyword:
Integrated teaching mode; Education of undergraduate medical students; Longitudinal integrated clerkships;
 
传统的医学生教育模式均以学科为主体,在一定程度上造成各学科内容相互割裂和碎片化,不利于学生对医学知识的系统掌握和整合。因此,医学课程整合改革成为全球关注的医学发展的必然趋势[1-3]。2017年整合医学与健康世界大会提出“柏林协议”,鼓励多学科交流、团队合作,鼓励医学领域的人文关怀[4]。
 
一、医学整合教学模式简介
医学整合教学模式以人体器官系统为中心,根据临床需要综合和重组各学科知识,实现形态与机能、正常与异常、生理与病理等多种综合。这种模式不仅有利于避免不同学科间的低效重复,同时有助于学生尽早接触临床,培养学生的综合能力。国外开展器官为线的课程整合较早,纵向整合和横向整合均已经呈一定规模,值得借鉴[1-3]。
 
整合教学中特别强调临床病例为导向(Case-Based Learning,CBL)或问题为导向(Problem-Based Learning,PBL)的教学模式,以学生为教学的中心,鼓励学生主动学习,注重培养其核心胜任力[1,5]。横向整合指在有限的同一时间段内不同学科内容的整合;纵向整合则为跨时间段的基础和临床学科知识整合[1]。纵向整合教学模式(Longitudinal Integrated Clerkships,LIC)以病人为中心,医学生对病人进行长期随访并进行多学科的同步整合学习,是社区和医院学习的无缝隙整合;这种模式被北美、澳大利亚越来越多所医学院校所接纳[6]。联合横纵向整合教学贯穿于整个过程中又称为螺旋形整合[1]。
 
二、临床医学院校的医学整合研究
医学整合教学尝试多是针对在校医学生[1,6-7],涉及基础与临床课程的多种纵、横向整合。国外医学院校早在20世纪下半叶起开展课程改革,逐步构建跨学科模块化课程计划、实施系统和质量保证系统,不约而同地强调人文社会科学、行为科学与医学科学之间的结合,强调早期接触临床,在见习中加强合作能力培养,有意识减少核心课程学时数,鼓励学生开展研究,提高创新思维能力,值得借鉴[2]。
 
(一)基础医学课程的整合。
基础医学课程整合一般遵循“形态到功能、正常到异常、疾病到药物治疗”的原则,重视PBL教学。昆明医科大学曾尝试将“细胞生物学、医学遗传学、生物化学、分子生物学”4门课程整合为“分子医学”课程,与对照组相比实验组综合题成绩均分更高,提示“四合一”分子医学整合有利于提高学生综合分析能力[8]。
 
(二)基础和临床课程的整合。
重庆医科大学自2010年起按照“形态—结构—功能—病理—疾病—治疗”的框架将神经系统知识重新整合,以系统解剖学中的神经系统为基础,整合神经系统的生理学、病理学、药理学、影像学、神经内科学、神经外科学、儿科等,建立全新的神经系统结构功能与疾病课程体系,不仅精简了重复内容,还有助于学生形成整体连贯的知识框架和创新性思维[3]。物理诊断学教学中有尝试通过发放材料的方式将肾脏生理学和病理生理学与肾病综合征的物诊知识进行整合(Integrated-Based Learning,IBL),学生考核成绩及Mini-CEX问卷结果与CBL教学组均优于传统理论授课组[7]。更有报道[9]在前两年基础教学中穿插临床见习,称为早期接触临床(Early Professional Contact,EPC),每月安排一次学生跟随导师或其同事参与临床工作,结果显示EPC能激发医学生学习兴趣,增强其与病人接触时的自信心并促进其更好地整合不同的知识和技能。
 
(三)临床阶段的整合。
西安交通大学[10]在八年制医学教育中试点以学生为中心的整合教学改革,临床理论教学中以临床医学导论(临床基本知识与技能)引导,单个“器官系统”区段逐一跟进;强调PBL教学锻炼学生终身学习的能力,积极探索创建相适应的教务管理运行模式、学生成绩考核评价以及教师授课质量评价体系,运行3年已初见成效。郑慧萍等[5]曾报道心外科、心内科CBL整合教学有利于激发八年制学生学习兴趣、培养宏观临床思维模式,提高教师的教学能力,节约教师和学生的时间成本。
 
以毕业一年后的全科医师考核成绩为依据,在校参加LIC者不差于传统临床轮转培养出的医生[11]。Latessa等[12]比较国家标准化考试成绩和第二阶段考核成绩,发现LIC培训的阿什维尔医学院学生大部分成绩均高于传统培训的教堂山分校学生,临床知识的广度也更胜一筹。
 
三、临床医学院校整合教学改革存在的问题与对策
医学整合教学改革取得了一定成绩,以往对15所高等医学院校基础医学整合教学效果调查显示59.6%的医学本科生对当前我国基础医学整合课程的教学效果满意,但未来在教学过程、考核方式、教学方法、教学内容、教学组织等方面仍需持续改进[13]。存在的主要问题在于:国内医学院校在课程整合方面大多缺乏顶层设计;基础与临床医学课程整合不足;多学科整合后的师资培训和协调问题;此外,教学管理与评估、教学理念转变等[2]。
 
针对上述问题,我们可以采取以下对策:(1)医学整合教学改革是对现有医学教育框架的巨大挑战,所以整合教学的操作实施宜在教学主管部门的领导下进行; (2)加强宣传教育使广大教师树立整合医学教育观念,充分认识和理解整合医学教育改革的形势及现实意义;(3)加强教师整合教学能力培训,切实将教师作为改革的先锋;(4)虽不同院校不同整合模式,但各种相关的教学方法包括PBL或CBL、LIC、EPC等值得在医学生教育中大力推广。
 
四、总结与展望
在医学生教育中已经有基础—临床医学的多种横向和纵向整合尝试,初步结果显示整合教学有利于提高学生的知识灵活运用能力,提升学生的临床、教学和科研的胜任力,也为进一步教学资源整合及联合基地培训探索新模式。特别是当下住院医师、专科医师规培大力推广之际,宜积极尝试规培期间的整合教学,以更好地提升医学毕业生的竞争实力,更好地服务社会。
 
参考文献
[1] Brauer DG,Ferguson KJ.The integrated curriculum in medical education:AMEE Guide No.96[J].Med Teach,2015,37(4):312.
 
[2] 顾鸣敏,黄钢.中美英医学院校医学课程整合的比较与分析[J].医学教育探索,2009,30(5):68.
 
[3] 贺桂琼,汪克建,骆世芳,等.以器官系统为中心”神经系统整合课程教学改革实践[J].中华医学教育探索杂志,2018,17(2):134.
 
[4] Brinkhaus B,Falkenberg T,Haramati A,et al.World Congress Integrative Medicine & Health 2017:Part one[J].BMC Complement Altern Med,2017,17(1suppl):322.
 
[5] 郑慧萍,徐敏,王贵松,等.八年制学生临床见习阶段心内科联合心外科CBL教学课程设计[J].中国继续医学教育,2018,10(6):13.
 
[6] McKeown A,Parekh R.Longitudinal integrated clerkships in the community[J].Educ Prim Care,2017,28(3):185.
 
[7] Da J,Ran Y,Pi M,et al.Application of mini-clinical evaluation exercise for assessing the integrated-based learning during physical diagnostic course[J].Biochem Mol Biol Educ,2018,46(5):417.
 
[8] 何永蜀,杨银峰,李思熳,等.“四合一”分子医学整合课程的构建与实践[J].生命的化学,2017,37(3):463.
 
[9] Hellquist G,Rödjer S,von-Below B,et al.Early professional contact supports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 of medical students.EPC——a new course in medical education in Gothenburg[J].Lakartidningen,2005,102(38):2646.
 
[10] 李雁,张蕴璟,马鸿基,等.临床医学八年制PBL课程教务运行模式与质量评价体系的构建与应用[J].西北医学教育,2014,22(1):146.
 
[11] Woloschuk W,Myhre D,Jackson W,et al.Comparing the performance in family medicine residencies of graduates from longitudinal integrated clerkships and rotation-based clerkships[J].Acad Med,2014,89(2):296.
 
[12] Latessa R,Beaty N,Royal K,et al.Academic outcomes of a community-based longitudinal integrated clerkships program[J].Med Teach,2015,37(9):862.
 
[13] 赵璐,管又飞,刘薇薇,等.我国基础医学整合课程教学效果评价的调查研究[J].中国卫生事业管理,2020(10):765.
标签:

上一篇:应用互联网思维解决预防医学教学痛点的新思考

下一篇:“5+3”一体化医学生学习倦怠影响因素分析

合作客户


京ICP备18012487号-10 Copyright © 医学期刊网 版权所有  XML地图|网站地图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