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于医学论文编修发表的专业团队 联系我们

医学教育论文

当前页面: 主页 > 医学论文 > 医学教育论文 > 正文内容

信息多元化医学教育面临的挑战分析

来源:搜集整理   日期:2020-06-04   点击数:

摘要:在互联网技术飞速进步和社交软件不断普及的今天,医学生正面临着信息多元化问题。如何有效利用现有各种信息资源,培养医学生自主探索能力,给当代医学教育提出了新的挑战。目前医学生的主要信息来源包括:专业书籍、课堂教学(传统教学、MOOC、PBL等)、电子数据库、Up-to-date及社交软件(Twitter、微信、微博)等。本文基于对不同信息源优缺点的分析,提出当前医学教育面临的挑战,并就如何高效利用各种信息及医学生的应对策略进行探讨。

关键词:多元信息时代;医学教育;挑战;对策

随着电子信息时代突飞猛进的发展,丰富却略显杂乱的信息充斥着人们的日常生活,也给医学教育带来挑战[1]。当前,对于广大医学生来说,虽然专业书籍和教师授课等传统教育模式仍为主要信息来源,但不可忽视的是,快速便携的电子化信息资源也备受青睐。电子化资源除专业数据库网站外,还包括推特(Twit-ter)、微信和微博等“速食”社交软件。据统计:医药生物类信息资源在总体互联网资源中所占比例高于30%,年新发表期刊论文200余万篇,且以每年超过7%的速度递增[2]。30.7%的医学生和29.1%的教师认为电子资源对医学教育非常重要[3]。如何正确认识信息化时代给医学教育带来的影响,引导医学生正确面对迅速膨胀的各种信息,在海量信息里捕捉有利资源,去伪存真,已成为新时代医学教育面临的一大挑战。

1多元化信息资源剖析

1.1专业书籍信息

专业书籍,尤其是医学生所使用的教科书,由相关专家经过反复思考和精心编排编撰而成,综合专业的共识并以最集中的方式条理清晰地呈现知识,目前仍为医学生获取知识的最主要途径。专业书籍还可帮助医学生回顾医学发展史,认识医学真理的探究历程[1],为培养专业兴趣和探索精神奠定基础。然而,由于出版专业书籍需要前期大量的分析和编排过程,更新周期较长,在信息化发展的大背景下,显然不适宜新知识的推广和协助学生掌握最新的科研资料。此外,传统书籍查询和携带不具优势。不过,Littman等[4]研究表明相同标题的电子板书籍比印刷版的使用率高11%,可见传统书籍的电子版有望克服上述缺陷。

1.2电子化信息资源

电子化信息资源包括电子数据库,Up-to-date等资源,主要以互联网为载体,方便携带、储存、分享且更新及时。电子化资源凭借其多样化平台和庞大的用户群体,方便教育教学[5]。医学生自主性使用此类资源,有助于培养独立思考和探索能力。研究显示,69.3%的学生及77.2%的医学教育工作者认为,相较于传统书籍而言,电子化信息资源更能促进学生自主学习[3]。Ekenze等[6]研究显示电子资源可适应灵活的学习时间,有效应用于外科教育,其主要优势在于电子资源促进医学生主动学习,52%的受访者认为电子资源与传统教学相结合的方式会带来更好的学习成果。然而,电子化信息亦存在信息源审查不严格,传播错误信息的可能。数据库资源。常用的资源包括PubMed、WebofScience,万方、知网,以及google和百度学术等,方便获取文献信息,了解学科发展资讯,把握国内外学术动态。在医学教育中,为教师和学生了解科研动态和学科前沿提供了有效途径。虽然此类资源受到数据库购买限制,需要设备支持及专业培训等方面的挑战,但仍为目前了解最新信息的主要方法。Up-to-date。Up-to-date为1992年创建的依靠海量的数据文献和新近研究成果,为医务工作者在诊疗过程中提供建议的网络平台。Isaac等[7]研究显示:使用Up-to-date的医院较未使用的医院,患者住院时间减少,死亡率下降0.1%~0.6%,提示Up-to-date可促进标准化治疗的实施。有别于教科书纵向系统的学习模式,Up-to-date从临床问题出发,将知识点横向联系并提供最新的指南和临床循证医学依据,也用于帮助医学生解决临床工作中遇到的问题。因其可方便检索和随时验证信息真实性的特点,成为目前广泛运用的查询方法,Up-to-date作为“随时随地的学习资源”在医学教育中也被普遍使用[8]。医学生也越来越多的从这个“口袋大脑”中获取最新知识。不过,需要注意的是,过度使用Up-to-date可能会导致思维依赖,进而影响医学生的归纳和总结能力的培养,不利于自我提升。Twitter、Facebook、微信及微博。这些信息平台属于智能手机时代兴起的即时社交软件,具有即时性和消息来源广泛等特点。Valle等[9]对1400名医生的调查研究表明:医生中81.8%拥有智能手机(其中77%下载了医学类软件),86.6%认为医学类软件在学习中越来越重要。Southampton大学就Twitter对学习神经解剖学的辅助效果进行了研究,发现91%的医学生使用了Twitter,但考试成绩与Twitter使用率无相关性,不过,87%的医学生认为Twitter在减轻焦虑,促进沟通方面起到一定的作用[10]。关于Facebook群组,慕尼黑多家医学院研究提出Facebook群组有助于教师了解学生的动态及可塑性,并实现实时信息交流,形成一个及时反馈的评估体系[11]。因此,这类软件可能更适用于提高学习兴趣、增加教育者与学生沟通的概率。值得注意的是,诺贝尔奖的公布、新医改的实行以及伤医事件这类群众关注度高的信息通过社交软件在第一时间进入公众的视野,其社会影响不言而喻。但是此类信息不可避免地存在不准确、错误甚至是虚假等问题。对医学生的人格培养、职业认知、职业选择造成了一定影响,其对医学教育的影响也应受到关注。应用Twitter等社交软件讨论病情和学习还可能存在患者信息泄露,处理私人事务影响工作等问题,其在医学教育中的价值仍待商榷。MOOC(massiveopenonlinecourses)。即开放式网络课程,是指2008年由爱德华王子岛大学BryanAlexander提出的在线课程模式。2011年,超过16万人注册了斯坦福大学的一门免费MOOC课程,标志着这一新兴教学方式的飞速发展[12]。MOOC以大规模,开放性和市场运营性为特征,打破了以往固定学校、学籍及固定时间和地点的教学方式。但是,由于学生数量大、上线门槛低等特征,不可避免的存在退课率高,作弊现象的存在以及难以个体化施教等缺陷,导致教学质量无法得到保证,我国目前仍处于探索阶段[13]。

2多元化信息时代医学教育面临的挑战

2.1传统书籍与信息化时代缺乏有效衔接

信息化时代的技术进步使人们已经很难摆脱数字化、信息化的影响。然而,对于完整的教育体系以及教育工作者来说,以纸质书本为载体的教育模式并不会轻易地发生转变。这种现象既体现了客观条件的制约,也包含主观认识的桎梏。①客观方面,信息资源与传统书籍所承载的知识尚不能完美融合,需积极借助信息资源传播传统书籍。事实上,许多其他行业的教育和培训中数字化进程已经成熟。例如在飞机维修工程领域中,空客公司已经将其发布的所有维修文件录入其数字化平台,以供客户随时查阅。更使其广受好评的是,其中所有需要跳转的地方均以超链接代替,相较原来纸质的厚重的书籍资料,其便捷性不言而喻。虽然在医学教育中计算机辅助训练(Computer-basedTraining,CBT)也已开始应用,用多媒体的形式让受训者参与到实际情境中,做出合理的选择判断,提升对课本知识的理解和内化,但仍属探索阶段,尚未能受到广泛推广。②主观认识上,虽然信息资源的优势显而易见,但教师和学生考虑阅读体验或护眼等方面,仍有人喜欢纸质资料,因此如何实现传统书籍和信息化资源的合理并存,满足于各类受众的偏好与习惯,也需要深入思考。

2.2多元化信息选择的迷茫和困境

信息多元化势必给医学生的选择带来困惑和迷茫。目前各类信息化资源名目繁多,各有利弊。如何在浩如烟海的信息中准确寻找最适合的资讯,权衡各种信息资源在不同学习条件下的重要性亦成为当前医学教育面临的一大挑战。如何平衡电子数据库与Up-to-date等在临床实践应用中的比例,如何整合快餐式信息与数据库信息,尚需进一步探索。

2.3信息碎片化问题明显

随着快餐式媒体的大面积覆盖,大量碎片化信息充斥生活。一项基于837人的调研显示,47.31%的受访者每天有2~4次进行碎片化信息阅读,17.92%的受访者每天碎片化信息阅读次数大于5次[14]。为了吸引读者,碎片化信息显著降低认知成本,将复杂的事情简单化甚至“标题化”,易误导医学生只了解表面信息,忽略知识和信息深度。因此,虽然碎片化信息有助于充分利用时间,但是其不完整性所产生的误导和降低深度学习效率等问题,仍亟待解决。

3多元化信息时代医学教育的应对策略

3.1优化传统信息源的使用

无论时代如何变化,坚实而系统的知识体系是所有学习和进一步提升的基础,而依靠传统专业书籍的授课模式仍是目前构建系统框架的最优教学方式。系统的专业课教学,充分发挥传统教学模式与专业书籍两者结合的教学方式,不仅可为医学生构建系统的知识体系打下坚实的基础,还可通过回顾医学史,帮助医学生了解医学真理的发现历程,为医学生提供学习的榜样。因此,需通过实现传统教育模式与信息化时代的有效衔接,优化传统信息源的使用。

3.2鼓励新信息源的合理利用

爆炸式增长的医学资讯使得医学知识更新周期迅速缩短,单一的以传统书籍及授课模式获取知识的速度远远无法满足现代医学教学的需求。信息化资源的合理利用在新时代背景下显得尤为重要。应用电子数据库和Up-to-date等提供的大量实时更新的数据,填补医学生在即时掌握国际科研新动态,了解行业最新指南方面的空白,使医学生在便捷的获取最新观点,紧跟行业发展的同时提高自主学习能力。真理不是一成不变的,医学生还可以利用电子信息资源追踪最新医学动态,以批判和发展的眼光学习新技术、新方法,在临床实践中不断完善医学认知,尽可能接近事物的本质。

3.3引导学生正确分析和面对碎片化信息

在信息量几何级数增长的时代,对于Twitter、微信、微博等即时社交软件的作用,Jazmine等[9]研究认为,智能手机的使用会对医学教育产生积极影响,可有效帮助医学生解决在临床实习中遇到的问题,尤其在提供灵活的学习计划、即时自我评估和常规的检索工具方面有明显优势。但是也有一些研究指出,现阶段缺乏社交软件对医学教育基于结果的实证研究,其对医学教育的学术影响仍不清晰[15]。此外,社交软件提供的碎片信息和自媒体时代网络舆论风潮可能影响医学生的价值导向,甚至越来越不信任专业机构发布的信息。哈佛大学院长KimBenston强调:“我们应当向学生传授经受考验的准确信息,而不是不加证实的断言”[16]。因此,针对校园舆论、社会舆论的错综复杂、变化莫测,更需要医学教育部门积极引导,以帮助医学生形成独立思考的能力,学会筛选信息,建立科学的价值观。需要强调的是,促进多元化信息时代的医学教育,不仅需要医学教育者的努力,更需要医学生从自身出发,培养批判性思维,以及正确面对和应用多元信息的能力,这也与“全球医学教育最低要求(GMER)”相吻合[17]。具体而言,医学生需强化批判性思维,多角度思考,敢于质疑,充分认识事物的利弊。在学习实践中提高自身选择能力,辨识多元化信息,合理选择信息来源并综合判断,高效利用多元化信息。总之,多元化信息时代给医学教育带来新的挑战。医学生的人格塑造、职业选择及职业认知等方面的建立,专业水平和技能的提高无一不受时代的影响。医学教育工作者应立足新时代医学生健康发展,充分认识面临的挑战,探索多元化信息的特征及其影响,在实践中不断探索相应对策。

参考文献:

[1]WenzelRP.Medicaleducationintheeraofalternativefacts[J].NewEnglJMed,2017,377(7):607-609.

[2]陆易,黄正行,俞思伟,等.临床医疗大数据研究现状与展望[J].医疗卫生装备,2017,38(3):112-115.

[3]王飞,刘辉,陈昕昀.数字化医学教材推广的可行性调查及对策研究[J].中国高等医学教育,2015(6):6-7.

[4]UgazAG,ResnickT.Assessingprintandelectronicuseofreference/coremedicaltextbooks[J].JMedLibrAssoc,2008,96(2):145-147.

[5]RanginwalaS,TowbinA.UseofSocialMediainRadiologyEducation[J].JournalOftheAmericanCollegeOfRadiol-ogy,2018,15(1):190-200.

[6]EkenzeSO,OkaforCI,EkenzeOS,etal.Thevalueofin-ternettoolsinundergraduatesurgicaleducation:perspec-tiveofmedicalstudentsinadevelopingcountry[J].WorldJSurg,2017,41(3):672-680.

[7]IsaacT,ZhengJ,JhaA.UseofUpToDateandoutcomesinUShospitals[J].Journalofhospitalmedicine,2012,7(2):85-90.

[8]周颖,王飞,刘阳,等.移动学习在医学教育中应用研究初探[J].中国高等医学教育,2016(4):29-30.

[9]ValleJ,GodbyT,PaulDP,etal.UseofSmartphonesforClinicalandMedicalEducation[J].HealthCareManag,2017,36(3):293-300.

[10]HennessyCM,KirkpatrickE,SmithCF,etal.SocialMediaandAnatomyEducation:UsingTwittertoEnhancetheStudentLearningExperienceinAnatomy[J].AnatSciEduc,2016,9(6):505-515.

[11]NicolaiL,SchmidbauerM,GradelM,etal.FacebookGroupsasaPowerfulandDynamicToolinMedicalEduca-tion:Mixed-MethodStudy[J].JournalofMedicalInternetResearch,2017,19(12):1043-1056.

[12]SaviAO,vanderMaasHL,MarisGK.NavigatingMas-siveOpenOnlineCourses[J].Science,2015,347(6225):958.

[13]孙娟,郑曦,仲秋艳.慕课在中国高等医学教育中的发展困境及对策研究[J].医学信息学杂志,2016,37(3):92-95.

[14]陈航.基于TAM模型的在校生碎片化阅读行为研究[D].南京理工大学,2017.

[15]SutherlandS,JalaliA.Socialmediaasanopen-learningre-sourceinmedicaleducation:currentperspectives[J].AdvMedEducPract,2017(8):369-375.

[16]BenstonK.Learningina“post-truth”world[N].Haver-fordMagazine.

[17]SterlingM,LeungP,WrightD,etal.TheUseofSocialMediainGraduateMedicalEducation:ASystematicReview[J].AcademicMedicine,2017,92(7):1043-1056.

作者:张柳 闫雅茹 李庆云 单位: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

标签:

上一篇:高职医学生预防医学教育的课程改革

下一篇:动物药学专业英语教学现状及改革措施

合作客户


京ICP备18012487号-10 Copyright © 医学期刊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XML地图|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