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于医学论文编修发表的专业团队 联系我们

心理健康论文

当前页面: 主页 > 医学论文 > 心理健康论文 > 正文内容

更年期女性心理健康相关影响多因素Logistic分析及心理健康指导干预机制

来源:搜集整理   日期:2021-03-31   点击数:

摘    要:
目的 探讨更年期女性心理健康相关影响多因素Logistic分析及心理健康指导干预机制。方法 选择2017年6月-2020年1月该院收治的更年期女性179例,所有女性入院后均采用Kessler 10 (K10)量表对其心理健康进行评估,根据调查结果分为心理健康良好组(10~21分)/一般组和心理健康差组(22~50分)。查阅两组病历资料,记录更年期女性年龄、户籍、文化程度、家庭收入、婚姻状况、夫妻关系、性生活满意度、吸烟/饮酒、参加体育锻炼、失眠问题、躯体健康状况、主动获取健康知识等,并完成单因素及多因素Logistic分析;针对可能的影响因素给予心理健康指导干预。结果 179例更年期女性均完成K10分值调查,41名更年期女性心理健康水平较差,占22.91%; K10均值所占构成比前两位分别为10~15分、16~21分;单因素及多因素Logistic分析结果表明:更年期女性心理健康水平与户籍、家庭收入、吸烟/饮酒、文化程度、婚姻状况无关(P>0.05);与年龄、夫妻关系、性生活满意度、参加体育锻炼、失眠问题、躯体健康状况、主动获取健康知识有关(P<0.05)。结论更年期女性心理健康水平偏低,受到的影响因素相对较多,根据可能的影响因素给予心理健康指导干预能提高更年期女性心理健康,值得推广应用。
 
关键词:
更年期女性 心理健康水平 影响因素 指导干预
 
The influence of menopausal women's mental health related factors Logistic analysis and mental health guidance intervention mechanism
JIN Qun ZHANG Shou-Ya DU Zhi-Mei
Department of General Psychiatry,the Third Hospital of Quzhou;
Abstract:
Objective To explore the influence of menopausal women's mental health related factors logistic analysis and mental health guidance intervention mechanism. Methods 179 climacteric women from June 2017 to January 2020 were selected as the subjects. All the women were assessed with Kessler 10(K10) scale after admission. According to the survey results,they were divided into good mental health group(10-21 points)/general group and poor mental health group(22-50 points). Two groups of medical records were searched to record the age,household registration,education level,family income,marital status,marital relationship,sexual life satisfaction,smoking/drinking,physical exercise,insomnia,physical health status,and active health knowledge. The univariate and multivariate Logistic analysis was completed. Health guidance intervention. Results 179 climacteric women completed K10 score survey,41 cases of menopausal women had poor mental health,accounting for 22. 91%; K10 scores were 10-15 and 16-21 respectively; single factor and multiple factor Logistic analysis showed that: the mental health level of menopausal women registered residence,family income,smoking/drinking,education and marital status were not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P>0. 05),and age,marital relationship,sexual life satisfaction,physical exercise,insomnia,physical health status,active access to health knowledge had statistical significance(P<0. 05). Conclusion The mental health level of climacteric women is relatively low,and there are many influencing factors. According to the possible influencing factors,mental health guidance and intervention can improve the mental health of climacteric women,which is worthy of promotion and application.
 
Keyword:
Menopausal women; Mental health level; Influencing factors; Guidance and intervention;
 
女性更年期综合征是指女性在绝经前、后,由于性激素含量减少引起的一系列精神及躯体表现,如:生殖系统紊乱、植物神经功能紊乱[1]。同时,随着患者病程延长,将会引起一系列生理、心理变化,部分患者表现为焦虑、睡眠障碍及抑郁等。既往研究[2]表明:更年期综合征好发于46~50岁人群中,且随着人们生活方式的改变,导致疾病发生率呈提早及上升趋势。临床研究[3]表明:更年期女性心理健康不仅影响婚姻质量,亦可影响其生活质量,被动波及家庭功能,影响家庭的幸福和睦及社会的和谐稳定。心理健康指导干预是指在心理学理论指导下,有计划、按步骤地进行相应的心理活动,能根据患者的心理活动、个性特征或心理问题等给予相应的措施干预,以朝着预期的目标变化[4]。目前,临床上常见的心理健康指导干预方法包括:心理治疗、心理咨询及心理康复等,但是在更年期女性心理健康患者中的应用研究较少[5]。本研究以更年期女性为研究对象,探讨更年期女性心理健康相关影响因素。
 
1 资料与方法
1.1 资料来源
选择2017年6月-2020年1月更年期女性179例,所有女性入院后均采用Kessler 10(K10)量表对其心理健康进行评估,根据调查结果分为心理健康良好组(10~21分)/一般组和心理健康差组(22~50分)。心理健康差组41例,年龄47~61岁,平均(56.39±4.25)岁;体质指数(BMI)19~26 kg/m2,平均(22.51±2.19) kg/m2;合并症:糖尿病7例,高血压6例,高脂血症9例;心理健康良好组138例,年龄46~62岁,平均(56.43±4.29)岁;BMI 20~26 kg/m2,平均(22.45±2.14) kg/m2;合并症:糖尿病15例,高血压13例,高脂血症17例。纳入标准:(1)符合均为更年期女性[6],入组者年龄≥45岁;(2)认知水平正常、具有完整的基线资料与随访资料;(3)能根据要求完成问卷调查的填写。排除标准:(1)精神异常、血液系统疾病或器质性疾病者;(2)凝血异常、伴有自身免疫系统疾病或确诊的恶性肿瘤者。
 
1.2 方法
(1)更年期女性心理健康调查。所有女性入院后均采用K10量表对其心理健康进行评估,该调查问卷由Kessler开发,多用于心理健康的评定,而中文版则由周成超修订。调查问卷合计条目10个,主要用于调查在过去4周经历的焦虑与压力水平状态下,患者心理健康状况相关症状的频率,每项均采用1~5分5级评分法评估,量表评分10~50分,10~15分表示心理健康良好;16~21分表示心理健康好;22~29分表示心理健康差;30~50分表示心理健康较差,分值越高表示心理健康水平越差。K10调查问卷具有较高的信度与效度,且经临床验证,符合测量要求。(2)影响因素分析。查阅两组病历资料,记录更年期女性年龄、户籍、文化程度、家庭收入、婚姻状况、夫妻关系、性生活满意度、吸烟/饮酒、参加体育锻炼、失眠问题、躯体健康状况、主动获取健康知识等,并完成单因素及多因素Logistic分析;针对可能的影响因素给予心理健康指导干预。
 
1.3 统计学分析
采用SPSS 18.0统计软件处理数据,计数资料行χ2检验,采用[例(%)]表示,计量资料行t检验,采用表示,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更年期女性心理健康K10分值均数及分布
179例更年期女性中41例更年期女性心理健康水平较差,占22.91%;K10均值所占构成比前两位分别为10~15分、16~21分。见表1。
 
表1 更年期女性心理健康K10分值均数及分布 
 
2.2 更年期女性心理健康影响单因素分析
见表2。
 
表2 更年期女性心理健康影响单因素分析[例(%)] 
 
更年期女性心理健康水平与户籍、家庭收入、吸烟/饮酒、文化程度、婚姻状况无关,组间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与年龄、夫妻关系、性生活满意度、参加体育锻炼、失眠问题、躯体健康状况、主动获取健康知识有关,组间比较,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均P<0.05)。
 
2.3 更年期女性心理健康影响多因素Logistic分析
将单因素分析中差异有统计学意义的变量纳入多因素分析,结果显示,更年期女性心理健康水平与年龄、夫妻关系、性生活满意度、参加体育锻炼、失眠问题、躯体健康状况、主动获取健康知识相关(P<0.05)。见表3。
 
表3 更年期女性心理健康影响多因素Logistic分析
 
3 讨论
3.1 更年期女性心理健康水平影响因素分析
更年期女性是一类特殊的群体,由于患者卵巢功能逐渐衰退、丧失,导致机体雌激素水平下降,从而引起神经系统功能、代谢紊乱[7-8]。既往研究[9-10]表明:由于女性更年期心理、神经内分泌及代谢发生明显的变化,能引起不同器官系统的症状与体征综合症候群。本研究中,179例更年期女性均完成K10分值调查,41例更年期女性心理健康水平差,占22.91%;K10均值所占构成比前两位分别为10~15分、16~21分,结果表明:更年期女性心理健康水平相对较低,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我国更年期女性健康、生活。为了进一步分析更年期女性的心理健康水平,本研究中对可能的心理健康水平影响因素进行分析,单因素及多因素Logistic分析结果表明:更年期女性心理健康水平与年龄、夫妻关系、性生活满意度、参加体育锻炼、失眠问题、躯体健康状况、主动获取健康知识具有统计意义(P<0.05),说明更年期女性心理健康水平受到的影响因素较多,导致患者生活质量水平较低。(1)年龄。年龄是影响更年期女性心理健康水平的独立危险因素,主要是随着患者年龄增长,心理健康状况下降,多与身体机能衰退、免疫功能降低及健康状况变差有关[11];(2)夫妻关系、性生活满意度。既往研究[12]表明:夫妻关系和睦、性生活满意度较高,患者的心理健康水平越高。对于夫妻关系、性生活满意度较高者,家庭相对和睦、幸福,妇女长期处于良好的心理内部环境下,有助于促进身心健康。(3)参加体育锻炼、躯体健康状况、主动获取健康知识。对于定期参加体育锻炼患者,能保持身心愉悦,有助于提高心理健康水平;对于躯体健康状况良好、主动获取健康知识更年期女性,更加重视自己的身心健康,日常生活中更加重视养生[13];(4)失眠问题。失眠会影响更年期女性心理健康,对于长期失眠更年期女性,能加剧机体内分泌紊乱,持续的失眠,能增加心脑血管疾病发生率,影响患者生活质量[14]。
 
3.2 心理健康指导干预在更年期女性中的作用机制
为了提高更年期女性心理健康水平,应根据上述可能的影响因素加强心理健康指导干预,具体如下:(1)对于更年期女性,更加关注身心健康,定期加强心理健康筛查,及时发现心理健康中存在的问题,并采取相应的措施干预;(2)更年期女性应充分发挥患者家属的作用,积极邀请患者家属给予患者更多的关心、照顾,让患者能感受温馨,营造和谐、和睦的家庭氛围,让患者能较好地调控自身的心理,降低心理应激反应发生率[15];(3)正确指导更年期女性每周参加户外运动,借助散步、打球、瑜伽、游泳等方式,保持良好的身心状态;定期到医院检查,知晓自身的身体状况;日常生活中通过网络、微信群等获得关于健康的知识,戒烟、戒酒,避免饮食刺激性、辛辣食物,养成良好的饮食习惯,促进女性心理健康;(4)对于失眠女性应加强其心理指导,知晓患者失眠的原因,对于严重失眠者则应及时就医,改善其睡眠质量,帮助更年期女性纠正内分泌紊乱状态[16]。
 
综上所述,更年期女性心理健康水平偏低,受到的影响因素相对较多,根据可能的影响因素给予心理健康指导干预能提高更年期女性心理健康,值得推广应用。
 
参考文献
[1]蒋燕娜.女性更年期综合征患者采用人文关怀护理对患者心理状态,睡眠质量的改善作用[J].心理月刊,2020,15(7):77-78.
 
[2]刘小利,贺丰杰.贺丰杰教授治疗肾虚肝郁型更年期综合征经验[J].陕西中医,2020,41(4):531-533.
 
[3]崔晓洁.更年期妇女心理健康的影响因素及对策分析[J].心理月刊,2019,14(4):28-28.
 
[4]储留蕾.心理干预对更年期妇女心理健康状况的影响探讨[J].中国保健营养,2019,29(29):143,145.
 
[5] Deidda M,Boyd KA,Minnis H,et al. Protocol for the economic evaluation of a complex intervention to improve the mental health of maltreated infants and children in foster care in the UK[J]. BMJ Open,2018,8(3):e020066.
 
[6]盛秋,徐欣雨,校玉山,等.高校社区更年期妇女KABP及生存质量现状调查[J].中国妇幼健康研究,2019,30(1):41-44.
 
[7]景兴科,景钰,郭智慧,等.宝鸡市城乡妇女心理健康状况及影响因素分析[J].广东医学,2018,39(7):1083-1086.
 
[8] Kobajiehko HB. Features of climacteric syndrome in women with endometriosis[J]. Reprod Endocrinol,2018(41):56-60.
 
[9]靳庆丰,靳紫薇,马晓玲,等.应用百合固金汤与利维爱对更年期综合征患者内分泌以及神经内分泌免疫网络的影响[J].世界中医药,2019,14(5):1222-1226.
 
[10]汪丹,张晓静,刘琳.围绝经期激素治疗对内分泌代谢的影响[J].中国妇幼保健,2020,35(9):131-134.
 
[11]蒋永凤,王海峰,吴琼.社会心理因素对职业女性围绝经期综合征的影响[J].工业卫生与职业病,2020,43(5):382-384.
 
[12]王真玲.更年期妇女性生活满意度之相关研究-以高雄县市更年期妇女为例[J].台湾性学学刊,2006,12(2):51-64.
 
[13]张晓颖,高凤霞,李晋升,等.北京市平谷区绝经期职业女性健康状况及相关知识认知调查[J].实用预防医学,2018,25(7):844-847.
 
[14]陆欢,吴旭,胡蔚萍,等.绝经期睡眠障碍治疗临床实践指南解读[J].世界临床药物,2020,41(4):16-21.
 
[15]高兵,郭锦晨,吴凡,等.农村围绝经期妇女抑郁症状影响因素分析及心理保健策略干预[J].中国妇幼保健,2018,33(20):122-126.
 
[16]李玲,曾秀珍,周丽娜,等.女性失眠症患者心理健康状况及相关因素分析[J].四川精神卫生,2019,32(3):242-246.
标签:

上一篇:妊娠合并慢性乙肝患者心理健康状况调查

下一篇:精神分裂症患者梦威胁模拟水平与童年创伤及生活事件的关系

合作客户


京ICP备18012487号-10 Copyright © 医学期刊网 版权所有  XML地图|网站地图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