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于医学论文编修发表的专业团队 联系我们

生物医学论文

当前页面: 主页 > 医学论文 > 生物医学论文 > 正文内容

基层医院重症医学科感染病原细菌分布

来源:搜集整理   日期:2020-06-02   点击数:

【摘要】目的分析重症医学科感染病原细菌分布以及耐药性。方法选择我院2016年4月至2018年1月重症医学科分离的病原细菌及其耐药性做回顾性解析。结果共有63例患者出现医院感染,共检查出病原菌123株,主要为革兰阴性细菌株(72.36%),其中占比最高的是大肠埃希氏菌53株(43.09%),其次为肺炎克雷白菌27株(21.95%);革兰阳性细菌22株(17.88%),屎肠球菌4株(3.26%)。结论重症医学科感染的病原细菌主要是革兰阴性菌,且耐药性严重,需采取有效的干预措施,以减少感染率。

【关键词】重症医学科;感染病;病原细菌;耐药性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选取2016年4月至2018年1月我院收治的重症医学科患者63例为研究对象,其中男42例,女21例,年龄18~86岁,平均年龄(45.33±17.14)岁,住院时长4~35d,平均时长(15.37±8.76)d。基础疾病:颅内、颅外出血29例,慢性阻塞性肺病15例,多发伤7例,其他重症疾病12例。

1.2方法:①标本采集:痰液使用纤维支气管镜或无菌痰液收集器进行采集;尿液为放置导尿管患者暂时关闭尿管30min后,对导尿管口进行消毒后用无菌注射器进行收取;腹胸腔积液在无菌操作下对患者进行直接穿刺获得;切口分泌物由消毒切口皮肤然后从切口进行穿刺获得;血液则采集外周静脉血或中心静脉血获得。②细菌分离鉴定以及药敏试验:全部细菌和菌株的检测均使用全自动细菌分析仪完成,包含菌株的培养、分离、接种、鉴定等操作;药敏试验使用K-B纸片法,根据CLSI标准进行评定,同时定时使用标准菌株控制药敏质量,质控菌株:肺炎克雷伯菌ATCC700604和ATCC27855,金黄色葡萄球菌ATC29213,铜绿假单胞菌ATCC27853,大肠埃希菌ATCC25922。如统一为患者同一位置耐药性一样的同种细菌,视作同一菌株,将给予排除,不计入检测的结果内。

1.3统计学方法:所有数据由SPSS21.0统计软件包处理,计数单位由[n(%)]表示,均数±标准差(x-±s)表示计量单位,χ2表示组间对比,P<0.05是两组组间差异显著,存在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病原细菌分布情况:63例患者共检出123株病原细菌,包括89株革兰阴性菌(占72.36%),22株革兰阳性细菌(占17.88%),4株屎肠球菌(占比3.26%)。其中革兰阴性菌包括53株大肠埃希氏菌(占43.09%),27株肺炎克雷白菌(占21.95%);革兰阳性菌中包括屎肠球菌4株(占3.26%),2株金黄色葡萄球菌(占1.50%),1株表皮葡萄球菌(占0.81%)。

2.2耐药情况:革兰阴性菌耐药情况:大肠埃希氏菌对舒巴坦耐药率为46.88%,对阿米卡星耐药率为71.87%,对美罗培南耐药率为62.51%,对亚胺培南为90.62%,嗜麦芽窄食单胞菌对头孢他啶耐药率23.80%、复方新诺明9.53%、克拉维酸/替卡西林47.61%;肺炎克雷白菌对阿米卡星耐药率53.84%,对舒巴坦耐药率46.17%,对美罗培南及亚胺培南耐药率大于60%。革兰阳性菌耐药情况:检出的全部革兰阳性菌对利奈唑胺和万古霉素的耐药率为0,屎肠球菌对替考拉宁耐药率45.46%,金黄色葡萄球菌对替考拉宁为7.14%。

3讨论

重症患者通常体质较差,对病原菌的抵抗力较弱,尤其是耐药性强的细菌,加上医院空气流通性差,导致患者感染病原菌的概率明显升高,在实施气管插管、引流管放置、导尿、静脉穿刺、机械通气等入侵式操作,皮肤黏膜失去保护,此时病原体极易入侵机体内,从而引发感染,严重时可致使患者死亡[2]。因此,针对此类患者,需进行有效的措施控制病原细菌的传播。本次研究结果显示,63例患者检出123株病原菌,以革兰阴性菌为主,其中占比较高的为大肠埃希氏菌(43.09%)和肺炎克雷白菌(21.95%),大肠埃希氏菌对亚胺培南耐药率超过90%。从标本源头看,大肠埃希氏菌大部分来源于气管插管或痰液,这和彭敬红等研究[3]报道一致,表明大肠埃希氏菌定植的主要部位是呼吸道,同时可引发内院性的感染,由于该类细菌极易生产在潮湿环境,同时通过皮肤黏膜、呼吸道、泌尿系统进行传播。相比于革兰阴性菌,革兰阳性菌的检出数目明显较少,本次研究的屎肠球菌主要由尿液中培养得出,因此减短尿管留置时长、强化会阴护理是避免感染屎肠球菌的有效干预措施。气管插管末端和痰液前3位的细菌分离结果全部一致,分别是大肠埃希氏菌、肺炎克雷白菌以及阴沟肠杆菌,提示气管插管末端可以当作细菌检测的一项主要依据,可针对疑似呼吸道感染但痰培养显示阴性的患者,实施气管插管末端培养有利于找出感染依据。此外,本研究还显示,革兰阳性菌主要包括肠球菌属和葡萄球菌属,检出部位主要为腹腔,这是由于大部分患者进行腹腔穿刺等创伤性操作,急症患者长时间禁水禁食、免疫力及营养状况下降,肠黏膜保护功能受到损伤等原因致使肠道菌群易位,进而病原细菌极易感染[4-5]。受样本数量及时间等因素的制约,本研究未对重症学科发生感染的病原菌其耐药性的变化趋势及护理干预对策等进行分析,有待临床做出进一步探究。综上所述,重症医学科为感染发生的高发区域,病原菌为多耐药性,及时掌握病原细菌的分布和耐药特征,为临床尽早、合理用药提供重要依据,以减少患者发生感染的概率。

参考文献

[1]张喜.重症医学科医院感染病原菌分布及耐药性分析[J].中国药物经济学,2017,12(2):18-19.

[2]崔从先,李奇峰,童惠林,等.重症医学科住院患者多药耐药菌感染的临床分析及耐药性监测[J].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2017,27(11):2430-2433.

[3]陈敏敏.重症医学科医院感染病原菌分布及耐药性分析[J].中国实用护理杂志,2015,31(20):1534-1536.

[4]郑太祖.重症医学科医院感染病原菌分布及耐药性分析[J].影像研究与医学应用,2018,2(2):38-39.

作者:李云党 单位:四川省凉山州会理县人民医院

标签:

上一篇:医学本科生实习带教管理探索

下一篇:生物医学进展”教学改革

合作客户


京ICP备18012487号-10 Copyright © 医学期刊网 版权所有  XML地图|网站地图